獨/首部新二代專書上市!作者:願新二代不用再出櫃

台灣第一本以東南亞新二代視角出發抒寫的專書《身為在台灣的新二代,我很害怕》於近期上市。(圖/翻攝自臉書)

台灣第一本以東南亞新二代視角出發抒寫的專書《身為在台灣的新二代,我很害怕》於近期上市,作者劉育瑄是柬埔寨新二代,書中除了收錄她作為新二代在台灣的生活紀實外,也以新二代觀點探討台灣的社會議題,是一本結合自傳與社會評論的書籍。育瑄接受四方報專訪,細談寫書的初衷及心路歷程。

抒寫契機|高中時對身份認同的探索

談到抒寫新二代觀點的契機,要從育瑄高中時對身份認同的探索說起。「台灣的文化環境高度單一,因此不太會刺激到這方面的思考」,她表示自己小時候一直覺得自己與一般台灣孩子無異,是直到高中在看美國族群史的相關書籍時,才忽然「發現」自己是移民二代。

然而,當她想進一步探索自己的身份認同時,卻發現除了學術性資料外,竟沒有一本以新住民或新二代視角出發撰寫的書籍。她說,一位非裔美國作家的名言「如果你想要看的書還不存在的話,那就自己去寫一本」深深啟發自己,讓她開始提筆將自己的新二代視角抒寫下來。

延伸閱讀:新住民怎麼看新南向政策? 柬埔寨新二代作家細談心聲

至於《身為在台灣的新二代,我很害怕》的出書契機,則是育瑄某次投稿天下獨立評論雜誌講述新二代的觀點時,意外引起編輯的共鳴,兩人相談甚歡後決定一起推出「第一本新二代專書」。本書除了涵蓋自己與媽媽的故事外,也記載她對東南亞社會的觀察、台灣社會議題的探討。書中收錄的稿件從高中時期到今年的都有,因此讀者也可以在裡頭看見育瑄的成長和思考的層次。

(圖/劉育瑄提供)

寫書過程|字字斟酌的壓力

作為第一本新二代專書,育瑄懷抱著很大的責任感,當然也背負著不小的壓力。「寫書的過程壓力蠻大的,因為覺得書一印下來就是歷史的一部分,必須要審慎,所以字字斟酌、一改再改」。

在與出版商討論多次後,育瑄決定用她當時投稿天下獨立評論的文章名稱《身為在台灣的新二代,我很害怕》作為書名。她說:「這個書名很真實,並且會引起人們的感動和好奇。雖然我已經不害怕了,但很多新二代還是很怕」。

育瑄表示,剛開始簽書的時候,她和出版商都不知道新二代的反應會如何,她一方面思索如何掀起讀者最大的情感和共鳴,一方面又要拿捏好界線,不能對新二代造成傷害,或是框住外界對新二代的想像。她笑稱,一直覺得自己在「玩火」,一不小心就會引火自焚。

育瑄坦承,要批判政策但又不涉及對政治人物的污辱、要忠於事實但又要夠犀利,這是比較困難的部分,所以出版時間才會拖了比較久,背後是她對自己和對新住民族群負責的態度。

(圖/劉育瑄提供)

期許和願景|「這不是一本關於痛苦的書」

育瑄表示,多數東南亞新二代跟她一樣,對身份認同的思考都來得較晚,因為新二代多在台灣土生土長,不論外貌或語言上都與台灣人差異不大,因此也都被當成台灣的孩子養大。她稱,這也是新住民和新二代接納度有落差的原因,「從小社會氛圍給我的感覺就是『你是台灣人,但你媽不是』」。然而,「被視為與台灣人無異」的接納度也導致許多新二代面臨需要隱藏家庭背景的掙扎,害怕說出口後會被另眼看待。

她說:「寫這本書除了是希望讓以後的新二代有書可以參考之外,也是希望透過出書增加新住民族群的社會聲量,讓以後的新住民小孩可以自在談論家裡的事,不用懷抱『出櫃』的心態」。

除此之外,育瑄也說道,希望台灣這塊土地,可以在爸媽在有生之年感受到它變得更友善,不僅侷限於新住民群體,而是對於所有群體都能有更多善意。

不過,這本書不單單是寫給新二代看的,更是寫給「所有台灣人」看的。育瑄強調,「寫這本書不是為了讓台灣人知道新住民過得多慘、多痛苦,這不是一本關於痛苦的書」。她解釋道,新二代是一個推動議題的「載體」,除了分享新二代的經歷,她更期待以新二代的故事作為視角,去看台灣社會更廣的關於政策、女性、教育等議題,拓展大家看事情的角度、並從中得到樂趣。

她說:「無論是新住民或台灣人,都能多少在這本書中發現一些共鳴,希望可以為大家帶來一些力量跟撫慰」。

關注育瑄的粉絲專頁:你家隔壁的新二代

點此購買書籍《身為在台灣的新二代,我很害怕》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