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泰國學運到緬甸民運 東南亞民主思潮一次看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拘禁執政黨高層、撤換民選政府要員的行為,在國外也引發不滿及質疑的聲浪。圖為政變當天,泰國為翁山蘇姬等人發聲的示威民眾。(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雖然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壟罩全世界,但各國從去年開始便不平靜,許多國家都產生示威、抗議和經濟危機。時逢台灣228和平紀念日,當時為了民主自由而上街抗議的民眾,有的成了烈士們,有的下落不明。如今的我們享受著民主的同時,應將目光放在正在獨裁和民主之間掙扎的國家,例如去年開始的泰國學運,和今年初緬甸爆發的軍變,都正在寫下新一頁的歷史。

緬甸軍變後已一個月,民眾連續多日上街進行大規模示威,拒絕受到軍人政府統治,要求將政府還給被拘押的翁山蘇姬。2月20日,緬甸軍方在曼德勒開槍鎮壓,並導致2死30傷,首都內比都有20歲的少女因頭部中彈而身亡;22日全國大罷工,包括鐵路工人在內、國際連鎖店如肯德基、外送餐飲業者如Food Panda都停止服務,連最大連鎖超市也罷市。而示威抗議仍在持續,如同民主之火,正在東南亞延燒。

泰國警方至少使用10次水炮車水柱試圖驅散聚集在國會外的示威者。(圖/翻攝自推特@prachatai_en)

而泰國亦正發生自從1973年泰國學運以來最大的民主抗議行動,由大學生主導的民運,為了抗議皇室的獨裁昏庸,也為了抗議掌權者內閣的迂腐。即便在泰國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但許多年輕人不畏懼15年刑期,也要上街,就為了一個更好的明天,情操十分令人動容。

這波民主思潮,可以說最先從台灣開始,從太陽花學運蔓延到各類型的遊行活動,到面對共產黨大陸的距離如此之近,台灣站在亞洲民主第一線可以說是當仁不讓。後來從前年由香港人黃之鋒發起的街頭抗議亦在香港遍地開花,雖然面臨大陸的強力打壓和抹黑,他們偉大的情志依然飄洋過海到泰國,啟發無數學子對政治產生熱情。

由於港版國安法的推行,香港抗議活動再起。圖為港警在銅鑼灣逮捕示威民眾。(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希望讓獨裁在我們這一代結束!」是泰國學生的高喊標語,同時亦是東南亞民主運動人士心中的渴望。目前緬甸人民則效仿2019年香港人「如水(Be Water)」的去中心化模式,民眾自己透過網路和社區組織動員,沒有任何政黨直接介入。緬甸人民提出的三大訴求:釋放翁山等民選領袖、尊重去年大選由全民盟勝出的結果以及軍方不得再介入政治事務,也和2019年香港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類似。他們的舉動得到世界各地,特別是身同感受的東南亞地區的人民的熱情聲援。

不過,相較於聯合國、美國和歐盟聲援民選政府並要求解放翁山蘇姬,但鄰近且具有實質影響力的東協(ASEAN)各國卻有意向緬甸軍政府妥協,像是印尼外長蕾特諾(Retno Marsudi)原本要飛往緬甸推動「二次選舉」支持軍方政府,然而行蹤提前洩密因而受到國際輿論打壓下取消。24日卻仍在曼谷與緬甸軍政府的外交部長進行「密室開會」,大大激怒緬甸示威者,許多示威者開始舉牌「ASEAN不該背叛緬甸人民!翁山蘇姬才是我們真正的外交部長!」向東協抗議。

這把民主之火將何去何從,或許是身處台灣的我們,最能感同身受和加以聲援的事件。

二二八事件的慘況,被外國記者 John W. Powell紀錄下來。(圖/維基百科)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