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看護移工出現轉職潮?提高勞動條件才能勞雇雙贏

移工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且自疫情爆發以來,申請移工入台成本變高、隨著邊境控管趨嚴人流流動受到衝擊,再加上台灣自從去年底開始,因應印尼移工入境台灣後確診率高,對印尼移工實施暫緩入境;近期更因本土疫情升溫全面暫停移工入境,種種原因導致台灣移工數量從疫情前接近71萬一度跌回69萬多。

疫情導致缺工問題嚴重 掀起看護轉職潮?

面對疫情造成台灣總體缺工,再加上台灣長照產業之看護工很大程度仰賴印尼籍看護,使得印尼移工禁令實施後需要長照服務之雇主更難找到看護工、等待時間拉長,聘雇成本、買公費飆漲的亂象。後來又有雇主出面指控,許多看護工趁缺工之際轉職成為廠工,讓看護缺工情形雪上加霜。

勞動部也表示,去年外籍看護工轉去工廠上班不到300人,可是今年1月轉職的就有247人,表示將研議禁止「外籍家庭看護工跨行業轉換到工廠」,這樣的「圍堵政策」獲得雇主團體的肯定,卻讓勞團傻眼怒批「開人權倒車」。

勞動部及部分雇主欲透過硬性規定減緩看護工轉職潮的現象,也許短期間可以出現效果,但卻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因為這樣的措施忽略看護移工之所以轉職背後原因來自於高工時、低薪資的血汗勞動條件。

社福移工血汗勞動條件是轉職根本原因

長久以來,來台灣工作的移工就被分為社福移工和產業移工,其中社福移工並未受勞基法保障,底薪僅1萬7千元,不僅照顧工作辛苦,還要與雇主朝夕相處、缺乏私領域,工作時間與下班時間的界線也極為模糊。勞動部2020年1月自己釋出的報告就指出,社福移工平均工時達10.4小時,只有11.4%的家務移工每周有休假,都沒有休假的家務移工高達34.4%。

監察院也早在2014年就發布調查報告指出,社福移工可能必須24小時待命、3年都沒有休假。不少移工也都指出,就算是休假日也經常被要求工作,白天要準備好早餐才能出門,晚上也要趕在晚餐前回家煮飯,根本就不算休息滿一天。此外,由於社福移工在封閉家庭場域中工作,缺乏隱私,更可能被指派做許可以外的工作,甚至容易遭受性侵害、性騷擾和其他暴力傷害而難以求援。

比較社福移工底薪僅1萬7千元,產業移工則有2萬4千元,且產業移工受勞基法保障,薪資會隨基本薪資調整而調整,社福移工卻不會,再加上上述原因,難怪轉職誘因大。

台灣基本薪資已經連續四年調漲,產業移工的薪資也年年跟著調高,反觀社福移工因與勞基法脫鉤收入一直停滯不前,自2015年後就未有調整,使得產業移工與社福移工的薪資差距越拉越大。若不及時改善社福移工勞動條件,這樣轉職的誘因未來恐怕只增不減。

長照有待進步 改善看護工勞動條件才能確保勞雇雙贏

事實上,勞動部與衛福部早在先前就不斷呼籲雇主善用長照服務補足移工缺工的情形,然而根據家庭照顧者總會的調查統計,在長照1.0推出後個別家戶聘僱看護移工的人數,仍持續上升中,只在長照2.0推出後略為下降。勞團指出,這是因為目前的長照服務「仍不好用,不夠用」。

另外,從目前仍有72%的照顧工作是由家屬及看護移工承擔的現況可以得知,長照服務提供的協助仍然有限,在可預期的未來內長照勞力還是需仰賴移工支撐。

此次疫情缺工引發的看護轉職潮讓看護工與產業移工的待遇差別再次浮上檯面,應是點醒勞動部趕快改善社福移工權益的一記醒鐘,可惜勞動部為安撫雇主卻本末倒置考慮從法令禁止看護工轉職,這樣的政策恐怕只會促使更多移工不堪血汗工作環境卻又無法轉職而選擇逃跑,引發更多後續問題。不僅如此,在高工時、低薪資的血汗工作條件下所提供的照護服務,本身也令人擔憂。

勞團怎看?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先前就號召勞團上街抗議,反對勞動部禁止看護工跨行業轉職。TIWA指出,看護工轉廠工的數量,雖然在今年的前幾個月上升為百位數,然看護工轉看護工的數字,以今年的前3個月而言,轉換比率上甚至都比前兩年的數字更低。

「主要的影響是整體看護人數下降」,但勞動部在未說明修訂轉換規定的原因,僅以為數不多的轉換狀況作為轉換政策之因,已經有違修訂規定的程序正義。

TIWA也指出,有品質的照顧,需要同時顧及被照顧者及照顧提供者的權益,才能完成。這樣的照顧成本不可能便宜、更不應廉價。面對缺工,政府應該補助中低收入的家戶以提高家務移工的薪資、並與衛福部商量,提供更多的喘息與居家服務,以降低家務移工的工時,才是根本之道。

而在全世界都面臨高齡化問題,日本、韓國等東亞大國都在搶看護工人力的國際情勢下,TIWA研究員陳秀蓮也透過媒體表示,「如果台灣再用高高在上的態度面對移工,未來是找不到工人的」。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