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訴來台多年坎坷命運仍樂觀生活 菲律賓外籍配偶曝傷心往事

漂洋過海來台灣的小莉,已定居超過24年。(圖/Shutterstock)

全台灣的新住民人口及新住民二代子女人口已來到將近100萬,目前仍在增長中,然而,生活在台灣多年的她們,因為默默生活而時常被遺忘他們背後的辛苦與無奈。本次四方報團隊採訪住在屏東的菲律賓新住民小莉,並聽聞她曲折但努力的一生。

來自菲律賓的外籍配偶小莉(為保護當事人,此為化名)表示,她來台已經24年了。在這24年中,她曾經歷「清寒家庭出生」、「理想婚姻夢破滅」、「非自願墮胎」和「離家15年才存到錢回家鄉一趟」等等的不容易。「一開始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離開菲律賓。」小莉說,因為家庭因素,從小她只能去打工賺學費,因為她很喜歡讀書,所以即便家中負擔不起,她依然咬牙自己賺錢。除了上學、做功課、睡覺的時間以外,她都在打工。「好不容易撐到大學一年級的下學期,我休學了。因為我的工作無法負擔上大學的一切開銷。我的姨媽有一位女兒嫁來台灣。她建議我可以考慮找一個愛我,也願意協助我家庭的台灣人嫁了,這樣有機會能脫離貧窮的原生家庭。」

沒想到,嫁來台灣後,沒有她想得這麼美好。一開始來台灣努力融入生活和顧家庭,嫁來台灣多年後,她才輾轉得知她先生並沒有結婚的人生規劃,是他的父親要求他結婚。他認為我破壞了他的人生。「當下我對婚姻的期待破滅了,但我感謝上帝在921地震的那一晚奇蹟似拯救了我和我的女兒;我也感謝我的丈夫,因為他,我成為了一個更堅強的人。」

回述921大地震那晚,兩人才剛結婚,因為先生工作的緣故而住在北部。剛開始小莉和先生住在工地的貨櫃屋中,整個環境只有我一個女的,生活不太方便。後來女兒出生後,才在台北租一間公寓,住在六樓。先生常常一兩個禮拜,甚至一個月才回家一次。「我們住的公寓就是受地震災害的其中一棟。地震發生前的晚上,不知甚麼緣故,大樓停電。我帶著小嬰兒在家,心情很緊張,因此出門,到附近另一位新住民朋友家,她先生也因工作不在家。那晚我就住在她家。半夜發生地震。我們急忙衝出門,跑到外面的空地上。一片漆黑之中,我們兩人互相鼓勵。完全不知道我住的公寓和隔壁的大樓已嚴重受損。」小莉想起這劫後餘生的故事,仍心有餘悸,但更令她印象深刻的是,當她朋友的先生從工地趕回家,看到太太安全,高興地抱著她,也謝謝小莉的陪伴,因為她當時正懷孕。「當下我很羨慕我的朋友,因為她先生很關心她。聽到地震,立刻趕回家。我先生是在警局通知他要尋找我時才回來。」小莉說。

經歷這件事後,小莉又懷孕,卻被先生帶去墮胎,完全沒有問她的意見。小莉感到傷心,但也沒辦法。後來她又懷孕,且醫生說是雙胞胎,她想生下來。「我就打電話向我的公公求救;他禁止我先生墮胎的想法。」除了歷經墮胎風波,小莉還沒辦法回家鄉奔喪。「生下雙胞胎之後半年,我收到菲律賓父親過世的消息。我無法回去參加喪禮,因為先生說沒有錢。」直至孩子稍長之後,為了自己和孩子的生活費,小莉開始外出工作。十五年後,小莉才又再次回到菲律賓探望家人,然而多年歲月早已過去。

目前的她,已在台灣24年以上,並且積極參與中華民國台灣基督教信義會滿州教會的活動,是名虔誠的基督徒。小莉生性開朗,雖然遭遇這麼多事情,仍然堅定信仰,認真過好每一天。談及在台灣喜歡的食物,她表示不管吃什麼都覺得美味。「台灣的食物很豐富、很好吃。我都很喜歡。來自食物缺乏的家庭,能有豐富多樣的食物可吃,我覺得很感恩。」至於問到她疫情帶來的生活變化,她說:「因為照顧孩子們的生活需要,我每天做兩份工作。但疫情發生後,收入減少。面對每月的帳單和費用,我就很緊張。希望疫情趕快過去,生活能恢復正常。」

根據台灣官方統計,台灣有近100萬的「新住民」(即新移民)和新住民子女。 2019年底,從中國大陸、越南等地移民台灣的新住民接近54萬人,90%以上為女性,並孕育約40萬名後代。新住民總數已佔台灣總人口3%以上。【記者賴正琳/綜合報導】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