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轉政策害上萬移工被迫失業 NGO籲勞動部給予補償

外籍看護|移工。(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勞動部6月7日因應疫情升溫宣布「全台移工暫緩轉換雇主」,導致上萬名移工頓時失去謀生可能、陷入經濟困境;且政策頒布後並未以多語資訊加強宣導,導致許多移工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只能向NGO團體求助。台灣移工聯盟(MENT)今(13)日召開記者會指出,政府部門的紓困經援獨漏這群撐起台灣經濟及長照缺失的藍領移工,疫情三級以來包括禁足令到禁止轉換雇主都侵害其權益,要求政府落實國民平等待遇原則;並指出政府在移工被禁轉期間應予以補償。

根據勞動部統計,截至6月5日止,移工已經申請並獲得勞動部核准轉換雇主,或工作尚待新雇主接續聘僱者總計9,844人;加上「已申請轉出,但未被核准」的移工、以及協調會因疫情延期,勞資爭議無法處理,且雇主已不再支薪者,人數破萬。然而,這上萬名移工卻因勞動部的「勞資爭議協調暫緩」及「禁轉政策」頓失謀求生計的可能,考慮到在台移工經常是母國家人的經濟支柱,這意味著可能有上萬個家庭的經濟,在一夕之間陷入困頓。

台灣移工聯盟指出,在台移工要轉換雇主本來就不容易,因為《就業服務法》中明訂移工「原則上禁止轉換、例外准許」,因此在台灣能轉換雇主的移工為少數,且多半是發生了「不可歸責於移工」之情況如移工被積欠加班費、被指派許可外工作、超時加班等。這類勞資爭議被提出後,移工通常會被仲介帶離開原工作崗位,也自然不再有薪資可領。然而面臨禁轉政策和「勞資爭議暫緩」,讓移工沒有收入的日子被迫延長。

此外,在台移工平時領取的僅有基本工資,家庭看護工更只有17000元的薪資。大部分移工除了勞健保、所得稅之外,還得被扣除膳宿費、仲介服務費、體檢費、居留證等等費用,甚至還背負著為了來台灣工作,而欠下的一大筆仲介費貸款。長期的低薪狀況,加上必須支應母國家庭所需,對難以儲蓄的移工來說,勞動部的「禁轉政策」無異於是斷炊、斷糧。移工甚至還會因為離開雇主處等待轉換,而被仲介收取每日的膳宿費用,更不用說這項限制政策僅限於移工族群,對於本國勞工則完全沒有類似措施,可謂雙重標準的體現。

儘管勞動部7月1日重新開放家庭看護工的轉換,並於今(13)日開放所有移工的轉換,但台灣移工聯盟質疑,上萬名移工在此期間失業又「被迫無法就業」長達25天至37天,對移工權益及經濟造成很大傷害。

台灣移工聯盟也指出,本次禁轉政策的爭議,也凸顯了移工日常保障的不足。對本地勞工來說,一般都會投保就業保險,若是遇到「非自願離職」的情況,便可以在六個月內,領取投保薪資60%的「失業給付」,以維持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但是對移工來說,這60%的「失業給付」是不存在的,因為在《就業保險法》第5條,就明確地排除了所有外籍工作者的適用。

然而,移工同樣會被解僱、有非自願離職的情況,卻完全沒有「非自願離職」後的任何保障,失業後不僅沒有任何收入,常常得到處借錢才能維生、撐到得到下一份工作。若平時就有「就業保險」的保障,也許「禁轉政策」的衝擊便能有所緩衝;然而,正因為移工平時的保障就不足,這次「禁轉政策」對移工經濟狀況的衝擊更顯巨大。此外,在這一次疫情當中,也可以看見政府「紓困政策」一波波出爐,然而長期以來被忽視的移工,再一次毫不令人意外地被忽視了。

聯盟呼籲勞動部,傷害既已造成,補償就是義務,勞動部應對因5/27勞動部宣布勞資爭議處理延期、6/5勞動部宣布移工禁止轉換之規定,故應給付受影響者紓困補償;自該移工受影響日起,應發給第一次一萬元之紓困補償;於受影響日滿30日之次日,發給第二次一萬元之紓困補償。此外,政府也應盡速修訂《就業保險法》,讓所有移工都有加入就業保險的權利。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