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擬禁移工跨行轉換 TIWA痛批:勞權倒退十三年

反對勞動部禁止跨行業轉換。(圖/翻攝自TIWA臉書)

經歷過6月7日勞動部宣布「全台移工禁止轉換」(已於7月13日再開放)、苗栗縣宣布「全縣移工禁止外出」(已再開放)後,現在勞動部在7月16日公布草案,要再針對全台移工「禁止跨行業轉換」——「禁」,就是當今台灣移工政策對待移工的關鍵字。

禁止跨行業轉換 勞權倒退十三年!

從1992年《就業服務法》通過開始,「禁止自由轉換雇主」一直都是束縛在「藍領移工」身上的緊箍咒。(對「白領移工」無此規範)

「換工作」對一般勞工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也是最基本的權利,然而勞動部「禁止自由轉換」的政策卻使得移工在台形同「奴工」,只能隸屬於一個雇主,失去其自由之身。即便在工作場域中遭受不合理對待,也無法如本地勞工一樣,以「離職」作為抵抗的最後手段,因為他們的離職等同於被遣返回國,以及面對尚未繳清的龐大仲介費貸款。

經過十年,從2002年開始,「禁止自由轉換雇主」的政策才有了一點鬆動,採取「原則禁止、例外准許」的方式。2003年,勞動部制定〈外國人受聘僱從事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八款至第十一款規定工作之轉換雇主或工作程序準則〉(以下簡稱「轉換準則」),規定了在「例外」的狀況下的轉換程序,同時仍規範「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應依外國人原從事行業之同一工作類別,辦理外國人轉換作業。」亦即「禁止跨行業轉換」。

2008年,勞動部修訂「轉換準則」,加入「跨行業轉換」的但書,並且新增可以在公立就業服務機構外「雙方合意」或「三方合意」的條款。雖然條件仍然十分嚴格,僅有持有「招募函」或「遞補函」的雇主願意於國內跨行業承接移工時,移工才有可能「跨行業轉換」。然而,這對沒有勞動法令保障的家庭看護工,以及長期無法落實勞基法的漁工來說,是僅有的一點轉換至工廠、獲得較好勞動環境的可能。

如今,勞動部罔顧政策自始的錯誤;無視民間長期要求「開放移工自由轉換」的訴求;逆反這些年來逐步朝向開放的政策方向,竟然在2021年7月16日公布修改「轉換準則」的草案,企圖取消移工「跨行業轉換」的空間,一舉將對移工勞權的保障,倒退回2008年以前——整整倒退十三年!

「洗工」是假議題 沒有保障才是關鍵

勞動部此次「禁止跨行業轉換」的政策,始於疫情期間引進移工不易,導致各產業都發生「缺工」現象。在工廠也「缺工」的情況下,有家庭看護工藉此機會「跨行業轉換」到廠工,而立委蘇巧慧、雇主團體以及媒體報導都將此現象稱為「洗工」。

然而我們必須指出,之所以有家庭看護工希望能「跨行業轉換」到廠工,根本原因在於家庭看護工至今沒有任何勞動法令保障,民間倡議的《家事服務法》也被冰凍多年,導致家庭看護工處於高工時(可能24小時待命)、低工資(月薪僅有17000元)、沒有固定休假(據勞動部統計,只有一成勞工可以每周休假,更有人三年合約都沒有休假)、沒有勞保……等等的惡劣勞動處境中。因此,如果有機會,他們自然會想要轉換到有勞基法保障的工廠工作。

試問理應保障勞工的勞動部,勞動者追求一個更好的勞動條件,難道不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情嗎?勞動部口口聲聲說「移工享有國民待遇」,那麼勞動部何時禁止「國民」換工作?何時禁止「國民」追求更好的生活了呢?

為難移工 掩蓋政府失能

台灣自1993年便邁入高齡化社會,然而當時沒有所謂的「長照政策」。台灣政府為了緩解整體社會對長照的需求,在1992年開始引進「廉價、好用」的家庭看護工,至今,外籍家庭看護工承擔起了台灣三成的長照需求。

勞動部在「轉換準則」中加入「跨行業轉換」但書的2008年,也剛好是「長照十年計劃」實施的那年。政府宣示要用十年的時間,整建台灣的長照制度與基礎設施,而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上台後,也搬出了「長照2.0」計畫,聲稱要建立「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體系。

十三年過去了,面對移工因為新冠疫情「進不來」的狀況,我們的長照體系居然只能袖手旁觀。我們的長照體系,至今對於有高度照顧需求的長照家庭,無能為力,以至於急切需要長照人力、長照服務的雇主,只能要求勞動部「禁止跨行業轉換」。

而勞動部居然無視「家庭看護工缺乏勞動法令保障」的根本問題,在此時要用「圍堵」的方式,強迫家庭看護工留在沒有勞動法令保障的勞動環境中。同時,以此掩蓋政府至今仍無法提供「優質、平價、普及」長照服務的事實。

因此,在此時「禁止跨行業轉換」不只侵害移工權利,也將導致政府無法真正面對長照服務不足、政府沒有扛起照顧責任的事實。為難移工,就是在拖磨長照的建立。我們認為,要解決長照人力流失的問題,首先必須盡速通過《家事服務法》,給予家庭看護工勞動法令保障;在保障勞工勞動條件的同時,勞動部與衛福部應跨部會研議,如何提供適當的補貼,以承接經濟困難的長照家庭。唯有如此,才是真正的面對問題、真正地扛起政府的照顧責任。

勞動部大黑箱 假民主走過場

勞動部此次修改「轉換準則」,影響移工權益十分重大,然而如此重大的政策討論、決議,居然全是在勞動部的「黑箱」中作業。

如今,疫情暫時趨緩,然而勞動部在沒有重新召開會議的狀況下,就完成了修改「轉換準則」的草案。而這份草案,完全無視民間團體在5月6日所提出的訴求、無視民間團體在5月28日的聯合聲明,逕自朝向「禁止跨行業轉換」的方向規劃。

我們在5月28日的聯合聲明中已經要求:

一、 重新調整收集訊息時間
二、 提供法規修訂雙提案的雙語說明
三、 意見收集後,公開各方提供的意見
四、 公佈勞動部最後決定的判斷說明

然而,勞動部視而不見,並且在7月16日「預告修正草案」,要各方在20日內提供意見。可想而知,就如同此前的諸多政策一樣,勞動部早就已經做出決策,無論各方有什麼意見,勞動部不會管也不會理,所謂「預告修正」不過是「走過場」,陪大家演一齣「民主」的劇碼罷了。

綜上所述,我們在此嚴正呼籲勞動部「懸崖勒馬」!勞動部必須立即停止「轉換準則」的修改程序,重新召開多方會議、解決「家庭看護工沒有勞動法令保障」與「政府長照服務不足」的根本問題,才是面對移工權益、面對長照家庭需求的正確方向。

這個「禁止移工跨行業轉換」的政策,若是就這麼在勞動部的大黑箱當中,既倉促草率、又不明不白地通過了,不只是勞動部的嚴重瀆職,也將使民進黨政府標榜的「自由」、「民主」,成為一個笑話。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