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看護嚴重短缺,專家質疑:「這是社福問題怎會用勞動議題處理呢?」

台灣高齡人口逐步增長,然而台灣的看護卻有相當大的短缺問題。(圖/Shutterstock)

台灣高齡人口逐步增長,然而台灣的看護卻有相當大的短缺問題。國內外籍看護權益有制度層面上的問題,使得生存權益受擠壓;另一方面,台灣雇主也因此招聘不到適合人選,形成勞資雙方都無法接受的局面,而夾在勞資中間的銀髮族仍無法等到適當的照護,引發爭議。 

事實上,長年與勞基法脫鉤的社福類移工如外籍看護、家庭幫傭等,基本薪資卻一直停滯不前,自2015年後就未有調整,使得產業移工與社福移工的薪資差距越拉越大。根據勞動部2020年6月調查統計,製造與營建業移工總薪資平均為2萬8,583元,總工時平均為194.7小時;而社福移工同期總薪資平均只有1萬9,918元,且每日實際工作時間平均約10.5小時。儘管今年因應疫情全台大缺工,讓社福移工的薪資因缺人而稍有提升,但大約也只來到21,000至2,2000左右,仍無法達到與產業移工同等的待遇。 

在這低薪又高工時的狀況下,仲介業者卻還從中介入,有的仲介而向雇主收取高於行情三倍到五倍的買工費;有的仲介則唆使底下移工逃逸成非法,兩邊都收錢。主要的手法是先跟雇主收買工費,等移工跑了,再幫忙他們找薪資願意開到三萬元的非法雇主,一人抽到五千元,利潤是合法程序的三倍多。 

除了薪水問題和不肖仲介業者,台灣的外籍看護問題還有政府始終把外籍看護短缺當作「勞動議題」處理,然而看護應屬「社福問題」,是所有人終究會面臨到的問題。另外,台灣外籍看護長期來自於印尼、越南、泰國和菲律賓,然而隨著日本、香港和南韓等等國家或地區的招工高漲,選擇前來台灣的人力逐漸短缺;原先有意往斯里蘭卡、寮國、緬甸和柬埔寨尋找家庭類移工替代來源,但仍有問題卡關。 

 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顧問張姮燕指出,「勞動部負責從國外引進移工,以勞資糾紛思維在管理,工廠請移工是為了降低人力成本,看護都是用巴氏量表申請進來的,看護移工是照顧老病者,這是社會福利問題,怎會當成勞動議題在看呢?」 

 而先前四方報團隊曾訪問過台灣勞工陣線協會秘書長孫友聯,外籍看護的血汗勞動條件也說明台灣長照仍十分不完善,並且過於仰賴外籍看護的照護服務的問題。在整體長照政策上,政府應該如何改善?本國及外籍的看護的待遇應該如何得到提升? 

 他表示,「台灣跟北歐國家相比,沒有明確的「健康老化政策」去支撐,北歐國家從生病到死亡約幾個月;因此許多台灣從生病到去世大約會有8年時間,台灣銀髮族的長照時間是相當長的。因此問題應該要去深究,如何讓台灣不健康老化現象減少?除此之外,如果機構能夠直接雇用看護工,並且關注照顧者的心理和地位肯定,其實照顧者的工作都該得到應有的尊重,它不該是一個貧窮產業。國家該有的角色應該去扮演,可以參考北歐國家透過資源重新分配,讓照顧者都能得到應有的尊重。」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