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台奮鬥卻淪落成「奴」? TIWA 國際勞工協會陳容柔專訪

四方報團隊本次專訪國際勞工協會(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簡稱TIWA)資深研究員陳容柔,一起聊聊移工在台灣的處境。(圖/翻攝自影片)

近期台灣重新開放印尼移工入境,讓缺乏勞力資源的雇主家庭感到相當開心,但是台灣的移工聘雇制度仍然存在很多問題,有待政府和民間攜手解決。四方報團隊本次專訪國際勞工協會(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簡稱TIWA)資深研究員陳容柔,一起聊聊移工在台灣的處境。

陳容柔服務移工超過12年,曾協助過無數個案,目睹很多非人道的事件,讓她相當同情。她曾遇過令她印象深刻的個案,1名逃跑的越南籍女性移工,失聯後被找去給八大行業的小姐們煮飯,後來她因遭到逮捕等候遣返,在收容所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精神異常。陳容柔深入了解這名移工精神失常的原因,原來過去5年失聯的日子裡,她從未直接收到薪資,僅由雇主給她看存褶數字,遭到逮捕後雇主雙手一攤,對於聘用她非法工作一概否認,導致她的薪資全部落空,才會精神崩潰。陳容柔表示,「明明合法移工比較有保障和安全,為什麼失聯移工要踏上逃跑之路?是不是台灣制度面出了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外籍家務工低薪悲歌!勞團TIWA提出三大訴求

她也和我們分享家庭看護「弱弱相殘」的故事。據陳容柔表示,很多雇主都是中低收入戶,拿不出足夠的錢,卻又希望外籍家務工能夠一口氣包辦所有事。陳容柔回憶道,最近參加一個調解會,是半身癱瘓的阿嬤和無法自理的阿公家庭,家中卻有6個小孩,最小的小孩還在上幼稚園;這名印尼籍家事工月領最低薪資17000元,但要照顧阿公跟阿嬤,處理所有家務,還要送小孩去上學,全年無休更讓她喘不過氣,最終只好開調解會,希望雇主能加薪或多僱用人讓她能夠輪班休息。「調解會上這名家事工甚至淚流滿面,用英文不停說她很愛阿公跟阿嬤,但真的受不了。雇主家庭們也是哭著留她,希望她留下,雙邊都在流淚,讓人感覺很糾結。」陳容柔說這名移工其實很用心照顧雇主,甚至調解會開完她都還在擔心她走了以後,阿公該怎麼辦?但是非人道的困境,讓她真的待不下去,只能含淚告別。

在專訪中,陳容柔也提出對於家事工基本薪資議題、苗栗禁足令事件和重啟移工入境政策的看法,精彩內容都在影片中,希望能夠喚起大眾對移工議題的重視和同理心。

延伸閱讀:兩年一度移工大遊行來了!TIWA盼打破無所不在的歧視

 

【記者賴正琳/台北報導】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