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家務工低薪悲歌!勞團TIWA提出三大訴求

台灣移工聯盟(MENT)10月14日在行政院前舉行「家務工要基本工資!政府補助弱勢家庭」抗議,呼籲政府立即提升家務移工薪資至基本工資。
(圖/翻攝自TIWA臉書直播影片)

長照產業長期缺乏勞力,台灣高齡化和少子化現象雙雙加劇,外籍家務工議題成為每個人遲早需要面對的問題。目前在台灣的外籍看護工基本薪資僅17000元,多年凍漲的情況,又面對高工時壓力,讓台灣簡直淪為「奴工國」。 TIWA國際勞工協會資深研究員陳容柔在接受四方報記者訪問時,就提到台灣外籍看護工的處境和訴求。

延伸閱讀:來台奮鬥卻淪落成「奴」? TIWA 國際勞工協會陳容柔專訪

TIWA國際勞工協會資深研究員陳容柔指出,台灣移工聯盟曾經在10月舉行外籍家務工基本工資抗議記者會,並且提出三大要求,包括台灣政府都應該立即提升家務移工薪資水準至基本工資、應該針對弱勢家庭給予補助和同意長期照顧權益監督聯盟(長權盟)的《長期照顧服務法》修法提案,將家務移工納入長照人員,並在5年內漸進式廢除個別聘僱制度,全面改採「機構聘僱」。

「在2015年之後,家務移工的薪資已經6年未漲,24年來更只調過一次,與基本工資間的差額愈來愈大。」陳容柔認為外籍家務移工薪資不調漲,也不完善制度,等到外籍家務工不得已失聯,或是看到其他工資更高的工作而失聯,又都把罪怪在移工頭上,成為一種惡性循環。由於政府制度不夠好,許多雇主的權益也受到侵犯,「其實很多需要外籍家務工的雇主都是弱勢家庭,他們也沒錢支付更高的薪水,但政府也沒有補助,形成『弱弱相殘』的局面。」

近期她才參加調解會,發現有一個家庭除了阿公和阿嬤生活不能自理,還有6個小孩要撫養,所有的家務事和照料事務都壓在1個印尼籍家務工身上,非常辛苦且幾乎沒有休息時間。在調解會上,雇主家庭認為沒辦法調薪只能哀求家務工不要走,家務工雖然也很難過要離開雇主,但真的撐不下去了。「希望政府能尊重家務勞動的價值和正視家務移工血汗的勞動處境。」陳容柔說。

延伸閱讀:兩年一度移工大遊行來了!TIWA盼打破無所不在的歧視

台灣早已邁入高齡化社會,今年起台北市甚至變成「超高齡社會」,平均每5人就有1位老年人,但社區式的機構照顧模式卻尚未普及,目前全市日照候補人數529人,未來候補人數只會越來越高,長照和移工處境都是刻不容緩的議題。

【記者賴正琳/台北報導】

Tags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